现在位置:

网 站 栏 目
高级检索:通过类别、当事人、内容或发布人(法院...)组合检索

河北省高级法院民事判决书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三庭  发布时间:2003-12-09 16:46:12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3)冀民三终字第2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承德斯通恩建材有限公司(简称斯通恩公司)。住所地,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四合永镇。

    法定代表人:张凯春,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曲树新,该公司副经理。

上诉人(原审被告):承德致诚玄武岩石材有限公司(简称致诚公司)。住所地,隆化县大坝乡。

    法定代表人:丛志成,经理。

    委托代理人:隋国林,君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斯通恩公司与上诉人致诚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02)承民初字第3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斯通恩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凯春、委托代理人曲树新,上诉人致诚公司法定代表人丛志成、委托代理人隋国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0年9月1日,斯通恩公司与致诚公司签订《销售协议》一份,协议约定由致诚公司向斯通恩公司购买玄武岩碎石,运到四合永车站价格每吨43.00元人民币,由致诚公司负责货物到站台一切事宜,如铁路运费及发生的一切费用。致诚公司自货物发运之日起,三个月内将货款一次性与斯通恩公司结清,每延误一日,致诚公司应付总货款1‰滞纳金。斯通恩公司负责将销售给致诚公司的碎石运送到四合永站站台,所发生的运费每吨4.00元,由斯通恩公司负担。根据此销售协议,斯通恩公司2000年向致诚公司销售碎石202车皮,计12322吨,四合永站台交货价为43.00元/吨,货款为529846.00元。致诚公司已给付斯通恩公司货款200000.00元,尚欠货款329846.00元。

    2001年斯通恩公司向致诚公司销售玄武岩碎石583车皮(其中包括斯通恩公司增加诉讼请求部分100车皮)计34393.84吨,四合永站台交货价43.00元/吨,货款1478935.10元,装车皮费用3.60元/吨,装车皮费为123814.82元。

    2001年8月6日,双方当事人又签订了补充合同,该合同约定要将碎石运到站台并装上车皮,价格为46.60元/吨,结算方式为“待工程款到帐后一星期内结清”。

    2001年12月19日,双方又签订了还款协议一份,该协议对斯通恩公司销售给致诚公司的碎石,关于数量、价格、结算方式进行了确认和约定。约定具体结算数量以收货厂家检质验斤为准。价格2000年发天津结算价为四合永车站站台交货价43.00元/吨;2001年发北京、天津车板交货价46.60元/吨。致诚公司给斯通恩公司货款及运费待进一步核实。2001年发往天津货物出现问题,待双方与天津确认后进行结算。并约定到2001年末,致诚公司保证按斯通恩公司供料所涉及的厂家及相应工程项目实际给付致诚公司款项的比例付给斯通恩公司,如致诚公司不能兑现,斯通恩公司可通过法律程序解决。给付款项先剔除双方垫付运费,然后计算给付料款金额。鉴于斯通恩公司目前经营困难,在2001年末前致诚公司回收的款项先支付给斯通恩公司30万元左右,如供货厂家款先到或同时到达,按各自应得比例各收各的款项。上述协议签订后,致诚公司仍未履行该还款协议。

    在庭审调查中,致诚公司提供了2001年度发给北京、顺义、大兴共328车皮中的218车检斤过磅单,平均计算每车57.73吨,实际检斤过磅数12584.87吨。双方同意按上述数量计算;另110车按原告发货车皮标重平均计算。对2001年双方争议的发往天津的155车皮石子除4车皮尚未使用,已实际使用151车皮,货物重量双方认可按每车皮60吨计算,计9060吨。斯通恩公司增加诉讼请求100车皮,致诚公司对此没有异议,但主张应以实际检斤数为准。上述事实有双方签订的《销售协议》、《合同》、《还款协议》,致诚公司提供的部分检斤过磅单,收货收据,斯通恩公司提供的铁路局的发货数量证明,致诚公司在天津的收料员收料155车皮的证明、庭审笔录为证,且致诚公司对收到斯通恩公司总计583车皮的石料予以认可。

    原审认为,双方签订的销售石子协议内容真实、合法有效。在履行合同中,因致诚公司未按合同约定的“自货物发运之日起,3个月内将货款一次性结清,”致诚公司未按规定的期限履行给付货款义务,属违约行为,应按约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双方签订的销售协议、合同、还款协议应为有效,其中关于结算方式的期限约定不确定,属于履行期限不明确,按照合同法的规定,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确定一个合理的履行期限。根据双方的还款协议,因致诚公司未实际履行,应按双方的约定由致诚公司自货物发运之日起三个月后,每延误一日,向斯通恩公司支付总货款1‰ 的滞纳金,计算至2001年8月6日止,共计227709元。对斯通恩公司出售给致诚公司的石子站台交货价和车板交货价应以双方最后还款协议变更的条款履行。发往天津的货物因已实际使用,应按厂家实际使用数量计算给付斯通恩公司货款。斯通恩公司增加的诉讼请求部分,因属2001年发货,双方对吨数不能达成一致,应参考双方已对2001年发货已达成一致的每车皮吨数平均59.21吨计算。遂判决:致诚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三个月后一次性偿付斯通恩公司货款1804017.20元,支付斯通恩公司为其垫付运费7546.71元,装车皮费123419.00元,滞纳金227709.00元(截止至2001年8月6日)。案件受理费21010.00元,财产保全费10000.00元由致诚公司承担。

    一审判决后,斯通恩公司、致诚公司对判决不服,均提出上诉。

上诉人斯通恩公司主要上诉称:1、原判决认定滞纳金错误,不是227709.00元,而是1005494.31元。原判将滞纳金计算至2001年8月6日是错误的,应按全部合同约定的不同期限阶段进行计算,应一直计算到被上诉人给付全部货款为止;2、原判决确定限本判决生效三个月后一次付清的给付期限于法无据。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

    致诚公司主要上诉称:1、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使用证据错误,且对方诉讼请求未届履行期限,应依法予以驳回。(1)双方于2001年签订的相应协议已对2000年的合同性质、付款方式、价款、合同履行情况进行了变更。变更后的合同约定致诚公司应支付的货款应以回款数额剔除垫付费用后,按应付款与实际付款之比给付斯通恩公司。此约定属附条件的法律行为,原审法院在条件未成就情况下依据原已作废的2000年协议条款认定本案事实是错误的。(2)我方已支付的部分货款及货物亏吨、亏吨运费等损失应予扣除或由斯通恩公司自行承担。(3)依据双方2001年签订的协议,我方已足额支付斯通恩公司相应的款项,根本不存在违约的事实。(4)双方属合作代销关系,原审判决认定我方应结货款数额错误,认定垫付运费、装车费及滞纳金于法无据。2、应先由斯通恩公司向我方出具应收款项发票。

    本院审理查明,斯通恩公司于2001年度向致诚公司供货情况如下:发往北京、顺义、大兴共328车皮中的218车皮,平均计算每车皮重量为57.73吨,实际检斤过磅数12584.87吨。双方同意按上述数量计算;另110车皮,致诚公司同意按斯通恩公司提供的平均标重计算,即平均每车皮重量为61.04吨,计6714.4吨;对2001年度发往天津的155车皮除4车皮尚未使用,已实际使用151车皮,货物重量双方认可按每车皮60吨计算,计9060吨;对于斯通恩公司增加的100车皮诉讼请求,双方对吨数不能达成一致,因属2001年发货,故应考虑双方已对2001年发货达成一致的每车皮平均吨数计算。计算公式:(218车×57.73吨+110车×61.04吨+151车×60吨)/(218车+110车+151车)=59.21吨。即平均每车皮重量为59.21吨,计5921吨。综上,斯通恩公司于2001年度向致诚公司供货总数为34280.27吨,依据《还款协议》中双方所约定的2001年度46.6元/吨计算,货款应为1597460.58元。其它事实与原审认定相同。

    本院认为,(1)双方于2000年9月1日签订的《销售协议》、2001年8月6日签订的补充合同、2001年12月19日签订的《还款协议》均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亦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均应认定为有效。双方签订的《还款协议》中曾明确约定此协议是在遵循原合同基础上订立的,由此得出双方当事人并无变更原合同的意思表示,即没有因新合同发生而使旧合同消灭的意思表示,故对致诚公司认为《还款协议》是对原合同变更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双方当事人在2000年9月1日《销售协议》中约定致诚公司自货物发运之日起,三个月内将货款一次性结清。致诚公司未在三个月履行期限内完全付款,属于违约。关于双方在2001年8月6日签订的补充合同中约定:“待工程款到帐后一星期内结清”和在《还款协议》中约定:“到2001年末,甲方保证按……。”此约定的履行期限不明确,仅是致诚公司对还款的保证,并未实际履行,不应认为是对第一份合同中所约定的货发后三个月履行期限的变更。故对致诚公司认为合同未到履行期限,其没有违约的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2)关于违约金问题。双方当事人在第一份合同中约定应按总货款1‰的比例计算过高,根据《合同法》第114条第2款之规定,应予以适当调整,改为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计收逾期贷款利率的标准计算。具体计算方法是:2000年所发货物的欠款从2001年1月1日起计算逾期付款违约金;2001年所发货物的欠款从2001年10月1日起计算逾期付款违约金;(3)关于运费。按第一份合同约定应由致诚公司负担。且对于亏吨运费,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没有约定,致诚公司亦未对亏吨运费的具体数额提出主张及相应证据。故对致诚公司应扣除亏吨运费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4)关于装车费问题。双方当事人已在2001年8月6日的补充合同中将其包括在价款中,即46.6元/吨;(5)关于欠款数额问题。致诚公司主张已给付斯通恩公司60万元,并提供了相应证据,认为一审法院未予认定。对此60万元中的20万元,一审法院已将其做为2000年致诚公司所付货款予以扣除。另40万元,据《还款协议》的约定是斯通恩公司为其垫付的运费,在一审中也予以扣除。致诚公司对此部分的主张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但一审判决计算货物吨数有误,应予纠正。从双方所签合同的内容及履行情况来看,双方属买卖合同法律关系,不是代销关系。发票问题按国家有关规定执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02)承民初字第34号民事判决;

    二、致诚公司给付斯通恩公司2000年所欠货款329846.00元及违约金(自2001年1月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计收逾期贷款利率的标准计算至本判决规定的自动履行期限内实际付款之日止)。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

    三、致诚公司给付斯通恩公司2001年所欠货款1597460.58元,支付斯通恩公司为其垫付运费7546.71元,两项共计1605007.29元及违约金(自2001年10月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计收逾期贷款利率的标准计算至本判决规定的自动履行期限内实际付款之日止)。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

    一审案件受理费21010.00元、财产保全费10000.00元,由致诚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21000.00元,由斯通恩公司负担3000元,致诚公司负担18000.00元。致诚公司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不予退还,应当由斯通恩公司负担的3000元在执行中由斯通恩公司直接给付致诚公司。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赵建亮

                                            代理审判员  张晓梅

                                            代理审判员  牛世红

                                            二OO三年四月六日

                                            书 记 员 刘洪波(兼)

    

关闭窗口


中国法院网制作维护,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